三河网-三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84|回复: 0

伤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9 02: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伤城
    无痕
   
   
    序
      
    我是在梦里吧;
      
    那沁鼻的花香,
      
    柔软的草地。
      
    那优雅曼舞的蝴蝶;
      
    可是你 携你的前生今世;
      
    予我的全部?
      
    那清纯的晨露呵 ;
      
    可是我 思念你的泪滴!
      
      
      
      
      
    一
      
    在我恢复了第一缕意识,并感觉到如溺水后虚脱般的沉重,艰难的睁开双眼;那初始如天穹传来般混沌而又模糊的啜泣声,在渐渐变的清晰后,亦在我张开眼的刹那间陡然停止;继而被一阵间杂着急促和带着莫大的欣喜的声音所替代;“醒了,醒了,医生,医生.........”
      
    “醒了?”“医生?”“我是睡着了吗?”“我是在医院吗?”还来不及思索,自己便被接下来袭来的那一阵椎心的疼痛撕裂,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昏迷中。恍惚中,我隐约听到了一阵突兀高起的悲鸣声,还有那只有北京白癜风医院仪器才能够发出的短促的“嘟,嘟,嘟”的警报声,在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后,便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应该是夜了吧,昏黄的灯光映着房间的那一片白色,竟刺得我一阵眩晕。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竟被固定在床上,全身绷满了绷带;一条腿也被挂在床上方的吊环上。
      
    “为什么会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我竭力的试图唤醒记忆的那一刻,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接着我听到了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那野兽受伤般的哀嚎声;伴随着在我挣扎时发出的那仿似骨头一根根碎裂下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肆意流淌着,分外刺耳。
      
      
      
    三
      
    当在耗尽了自己体内残存的全部力气,无力的放弃这无谓的挣扎的时候;一双红肿的眼睛,带着只有母亲才会有的那一种怜爱的眼神,急切的出现在我眼前。
      
    “峰子,你醒了,醒了就好,你等等啊!”语音中夹竟带着欢喜。可我并不认识她啊,我疑惑的望着她,还来不及发问,她就离开了我的视线。
      
    随即和她一起出现的是一个护士模样的人,一袭白衣,一顶白帽。应该是护士罢;而我也应该是在医院吧;我想。
      
    那个护士边记录边轻声在询问着些什么,随后把一个钳子钳在我的手指上,又快速的翻了翻我的眼睑并示意我张开嘴巴。
      
    在我合上嘴的时候我就立马冲着那个护士问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发生了什么”。
      
    我茫然的眼神里,护士那平和的脸上竟透出几分惋惜,嘴角也挂着一丝嘲讽来;用机械的声调缓缓说道:“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问题,至于要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发生过什么,就不能够确定了,看情况,先好好休息吧!”说完,她那略显得忙碌的身影便婉转的消失在门外了。
      
    而这一切在我当时看来,是显得那么妖异。
      
    当我把探询秋天冻得严重易引发疾病的目光转向恰似母亲模样的她,她仿佛读懂了我想要说些什么;未及我开口便俯身在我的床前轻声说道:“孩子,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医生说了;现在试图唤起你的记忆对你都是不利的,先把伤养好再说吧,好吗?”
      
    语音中透着的慈祥,如和煦的春风,拂遍了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而后在如潮水般涌上来暖暖的睡意中,我又沉重的阖上了眼。
      
      
      
    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会准时的出现在我需要的时候。
      
    喂食;擦脸;翻身;陪我说上会话。
      
    隔三差五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个一头白发的小老头。可他每次来的时候总只是站在门边,一句话都不说,表情显得有些灰暗,凝重。待她收拾好一切,便总默默的顾自走开了。
      
    “也许他是哑巴吧?”我想。“也许.......”我不敢设想下去了。因为这一切对于当时的我是显得那么遥远。
      
    在这样的状况维持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样子后,我的房间里会每天多出几个朋友模样的人来,带着水果鲜花之类的东西。
      
    他们大都会安静的站在我的床前,偶尔也会有谁夸张的扑到我眼前,大声嚷嚷着:“哥们,没你这样的啊,咱可说好了的,得一起驾车上拉萨,一起喝酒,一起看风景,怎么,这就赖上了,跟哥们玩失忆啊!”
      
    而后便会在我一脸的空洞和茫然中,失望的安静下来,眼光中也流露出和他们一般的怜惜来。
      
      
      
    伍
      
    他们来了,又走了。留给我的却是更多的茫然。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竭力地想让自己想起点什么,可最后换来的却是更多的惶恐和不安来。
      
    当我把无助的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她眼神里竟透着我无法琢磨的欣慰。在我更深的疑惑里,她定定的望着我,说道:“孩子,先听我给你讲个故事罢。我有个儿子,和你一样叫峰子。”
      
    在她陆陆续续的讲述中,我竟奇迹般的记住了这个故事,以下就是她给我讲的这个故事。
      
      
      
    六
      
    峰的母亲是典型的家庭妇女,父亲在峰很小的时候做点小生意,在打拼了十来年后,生意范围已延伸至房地产,餐饮业;家境殷实。
      
    和许多有钱人一样,忙于生意场上的父亲很少会有时间陪伴家人。
      
    让家人过上富足而又稳当的生活,对于经历过一穷二白苦难且动乱生活的父亲来说,便是最大的愿望了。
      
    更让父亲感到欣慰的是,峰的母亲总是能够在什么时候都能把家持得井井有条,而峰也总能情浓中科·味满人生 中科杯厨王争霸赛顺利举办在缺少自己照顾的情况下以小,中,大的方式健康成长着。
      
    一切都朝希望中的轨迹运行着。
      
    父亲接下来的希望便是快念完大学的儿子能够尽快接手自己创下的这一份产业,然后娶妻生子,自己呢也该抱抱孙子,颐养天年了。
      
    然而,让父亲始料未及的是从来都对财富没有太大热忱的峰,在一开始就拒绝了接手。
      
    不过这在父亲起初看来只是因为峰年轻,缺少生活的磨砺,没吃过苦罢了,待翻几个跟头,摔得鼻青眼肿自然也就同意了,毕竟上哪找这么好的现成去啊。
      
    所以,对于刚毕业的峰提出要去西部支教,父亲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在父亲看来,玩累了,自然也就该歇了,何况,那里的穷山恶水吓都能把峰给吓回来。
      
    所以连那辆原本打算着一毕业就交给他的奥迪车也就暂时不打算给了。他不提,峰也没开口要。
      
    在征得了父亲的默许后,峰打点了行囊,挥别了眼角里带出的泪花中饱含着不舍的母亲就上路了。
      
      
      
    日子就在不经意间流淌着。
      
      
      
    峰所处环境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虽然在每次给家打回电话的时候,峰总在电话那头说自己挺好的,语气中也透着爽朗。
      
    “可孩子是娘心头上掉下的肉,做娘的岂有不明白自己孩子的。可娘高兴,高兴我的峰子终于长大了 ;娘高兴啊”说到这的时候,她的胸膛如风拂过稻田里的穗子般起伏着,语音中也开始带着颤抖,哽咽起来。在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又开始了她的叙说。
      
      
      
    七
      
    在母亲的担忧和期盼中,学校也到了放假的时候。
      
    在第一个假期结束后,峰子在电话里说许多事才刚开始,忙;就不回来了,下个假期一定回来。
      
    “快一年了,该回了”母亲想。
      
    而峰子所表现出的坚韧也开始让父亲多了一份仿佛预设好轨道运行的列车偏离了跑道般的紧张和局促。
      
    “是时候回来了”父亲认为。
      
      
      
    明显显着黑瘦了的峰终于如期归来了。
      
    和峰一起回来的还有个叫雪的女孩子, 纤瘦的身形中透着素雅文静。
      
    峰说:“小雪,我女朋友,这是我爸,我妈。”
      
    小雪矜持的颌了颌首,母亲反倒显出手足无措的样子来,慌乱着不知道该张罗什么。在父亲的提醒下才忙着先把小雪让进了屋里。
      
    待小雪一坐定,就紧扯着儿子的手问这问那起来,满脸的疼惜。不一刻,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念叨道,“等等,等等啊。”好象峰马上又要离开自己似的,冲进厨房拿出水果糕点摆放好,又冲好了茶,这才定下神来,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带着谦意不好意思的朝小雪笑了笑。
      
    其时小雪正用俏皮的,那种深爱中的人才会有的神情望着峰,一脸的幸福,那眼里满溢着彼此间的知心知意。
      
      
      
    八
      
    峰的父母在随后峰的叙述中得知,小雪是和峰在一起支教的,原本就是那里人。雪的父亲在雪很小的时候就因病无钱医治而早逝,母亲也在那一年狠心抛下雪改嫁去了,留下了雪孤儿野种般活着。
      
    雪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得以艰难的完成了学业。
      
    毕业后,雪决定帮助老家那些读不起书的人也能够像自己一样读上书,因为雪总能在那些读不起书的孩子哀哀的眼神里看到自己的模样,而老家那贫穷落后的生活面貌始终也如石头般沉重的压在雪的心头,乃至竟成了心病,雪的良心让雪做不到熟视无睹。
      
    所以,雪坚定的放弃了去省城工作的机会,留在老家的那个穷沟沟就开始了助教工作。
      
      
      
    助教工作刚开始基本上是在纷乱烦杂中度过的,雪已经说不清什么时候就爱上了峰。也许是某个傍晚,也许就在那个早晨;爱情对于有些人需要守望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也未可得,而对于峰和雪来说,就在那一刻,就足够了;无关于财富,无关于孤独,就这么简单,如此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anhe.com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2031480号-2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40281号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40036 | 公安机关备案号:13101002000005

GMT+8, 2020-2-24 15:35 , Processed in 0.04378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